在十六夜的满月之夜,骑着扫帚去见你

(鸣雏/佐樱/宁天)木叶公寓逸事·2

强行控制了字数,差点写爆(×)

后面大概就会开始分开cp了,不会像这样揉在一起了,那样哪章哪个cp也会更明白吧。哪个时候,每章主要cp我会打在最前面,也会比较方便吧ww

——————————————————

  鸣人是被敲门声震醒的。毫无规律的敲门声不像是他那位敲门也震天响但是很有规律的青梅竹马。

  昨天定好的闹钟还没有来得及响,鸣人打了个大哈欠,拖着步子去开门了。鸣人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肩膀就被重重地拍了一巴掌,硬是把他拍清醒了。

  「哟,鸣人哥哥!」黑发的少年咧嘴对着鸣人笑。鸣人定定神,看清楚了来人——猿飞木叶丸,以前的出租屋附近一个公司的老板的孙子。在鸣人搬入出租屋——差不多是鸣人初中那个时候,两人阴差阳错地认识了,算起来也是老交情。

  「这不是木叶丸吗,这么早就过来了。」鸣人侧开身让木叶丸进来。他前几天搬家的时候的确是个木叶丸说过新地址了,不过他没有想到木叶丸会这么早找上门来。

  木叶丸也毫不客气地脱鞋进门。

  「哎呀,因为同学在这附近有亲戚,把她送过来的时候突然想起鸣人哥你在这边,就顺便过来了。」说着,木叶丸扫视了一下房间,露出略嫌弃的表情,「不过,鸣人哥哥你昨天才搬过来吧,为什么房间就变得满是乐谱了?明明乐器都还没有搬过来。」

  一边说着,木叶丸随意地拉开客厅餐桌边的椅子坐下来。

  鸣人有些尴尬地抓抓头,视线飘过桌上的闹钟,然后走进厨房拉开冰箱,从冰箱里取出两人份的牛奶倒上,这期间还不忘带着八卦意味地转移了话题:「现在可才八点半呢,你小子这么早就送同学来这边?」

  木叶丸显得有些局促和闪烁:「不,不是!只是,晨练的时候,而然遇见了……」

  「哦?」鸣人笑得有些奸诈,然后把手里的牛奶递到木叶丸面前,自己在他对面坐下。

  鸣人是知道木叶丸的一些习惯的。现在差不多高中的他已经不同于之前那个和自己一起捣乱的孩子了,现在的木叶丸也养成了早起早睡定时锻炼的习惯,倒是鸣人,工作之后生活习惯越来越差。

  「对了,鸣人哥哥,在这边住的怎么样?」木叶丸也想赶快逃脱这个话题。

  「还不错吧,因为你看,我才在这边住了第一天。」鸣人伸手揽过闹钟解除昨晚定好的时间,原本预定是九点起床的。

  「是呢,看鸣人哥哥确实很开心的样子。啊啊……我什么时候才能自己住呢。」木叶丸翘起椅子望着天花板,像是在想象自己以后的样子,「到时候我大概会和鸣人哥哥一样住在这个公寓里吧。」

  木叶丸脸都笑红了。

  「你还太早了。」鸣人有些好笑地看着眼前也不算太小的孩子。

  「诶!因为,鸣人哥哥不是初中的时候就一个人住了吗?」木叶丸坐正盯着鸣人的蓝眼睛。

  「那可不一样。」鸣人啜了口牛奶,上唇是一圈牛奶沫子,「谁叫我家的老爸老妈都在国外工作走不开,初中的时候只好把我扔给『好色仙人』,只是偶尔和我视频通话罢了。」不过提起自己父母,鸣人的眼底都不自觉带着点尊敬了。

  「……我们家的爷爷还不是,每天都没有时间管我……」木叶丸嘟哝着,撇过头。

  「都说了,这个不一样。」鸣人苦笑。

  鸣人的爸爸是警察——非常不得了的警察,妈妈是侦探,两人因为一件案子被联系在一起,他们去国外也是为了破案。鸣人非常尊敬他们,也很憧憬他们。不过,两位「破案人士」的孩子最后走上了音乐的道路,这也大概有两人把孩子扔给「前·著名警察,现·音乐家」的自来也老师的问题。

  木叶丸一口气喝完了牛奶,然后扯过桌子上的抽纸擦了嘴上的奶沫子。

  「不过,鸣人哥哥住得很好我就放心了。今天爷爷好不容易回家了,我就不多留了。现在就告辞了。」说完,木叶丸便急匆匆跑到玄关穿好鞋子。

  鸣人应了声好,看了看时间,自己也差不多该去公司了。

  鸣人工作的乐器还没有被搬来。想着要搬家,鸣人干脆把乐器全部搬去先检修一遍。不过他的订单没有那么容易放过他。如果现在不工作的话,那他势必会错过时间。没办法,他只好厚着脸皮去借公司的乐器。

  鸣人可能只是个比较受期待的新人,但是自来也的脸可是很大的。虽然有些对不起自己的师傅,但是鸣人想到之前自来也借他的钱去买小黄书,鸣人也便觉得这是该。

  本来还干劲满满,鸣人看着自己悠闲的工作表,想着还能在今天的什么时候约樱一起出去玩一玩,樱在今天难得有时间。不过一通「加急」的电话,彻底榨干了今天的时间。

  「抱歉,委托人要求今天交。」卡卡西举着电话,完全没有任何罪恶感地对已经完全变得苍白的鸣人说。

  

  樱是难得睡到自然醒的。不过睁眼确认时间之后,她恨不得把自己扔回床上多睡一会儿。但是再也没办法把自己拽进梦里了。

  早晨起床,好好的打理好自己。樱拍拍自己的脸,也算是每日功课,为自己打气。

  为自己准备好早餐,然后确认每日的短信。樱从大量的工作与同学的消息里面看见了一封不太一样的邮件——是鸣人发过来的。大致是说,他今天可能要加班了,不能出去玩。还有如果要给九楼的住户道歉的话,请樱帮他一下。

  樱叹口气,简单地回了个「我知道了。」

  于是樱不得不再三确认自己的打扮,至少她可不想给邻居留下坏印象,还是在道歉这样的事情上。

  有的时候樱都会觉得自己太过认真了,因为这样的小乌龙,还要去登门道歉什么的。不过反正也是闲着没事,不如去打个招呼,然后约天天出去玩。

  春野小姐想到隔壁昨天和鸣人一起搬来的女孩,有些感慨。隔壁的门牌是简单的「天天」两个汉字,而那个女孩的名字好像也只是「天天」罢了。昨天两人是聊得很开心,天天晚上是在樱家里吃了晚饭再回去的。

  不过樱也注意到了,天天没有姓氏这件事。敏锐如她,她也知道这方面的事情可能不太好问出口。但这都是次要的,毕竟天天还是让樱很有亲切感的。

  樱带上稍微做多了的早餐——道歉可不能空手,直接从楼梯那边上去了。

  早上的阳光很温和,不如昨天下午那般烤人。打在门上,蓝色的门似乎都闪闪发光,公寓的外砖是浅红色的,然后走廊朝外那边是铁栏杆,黑色的。总觉得心情舒畅呢,毕竟今天,没有工作!想到这里,樱觉得阳光更暖人了。

  「9-8」这边门前被大树遮住了,门口是一片阴影。

  樱看了看门牌上的「宇智波」,咽了口唾沫,敲响了门。

  没有立刻得到回应,樱歪了歪头,又敲响了门。

  还是没有人。樱心里嘀咕着不会是出去了吧。想到昨天鸣人抱怨这家的人,简直是把这个姓为「宇智波」的男子形容为洪水猛兽,她心里也突然有点打鼓了。

  然后,樱再敲响了门。

  这一次,门开了。

  「我说……你谁啊,吵死了。」门被拉开,一个男生站在门口,把樱笼进第二层阴影下,房间里面是一片漆黑。男生左手揉着脖子,疲惫的墨色眼睛满是不爽,衣服仅仅套在蓝色短裤和白色体恤,因为身高关系,樱一眼便看见男生的锁骨,然后抬头看见那张脸……

  樱完全是红着脸把门给人甩回去了……

  

  天天是被震天响的摔门声吓醒的。明明听说这公寓的隔音还挺好的,怎么会有震天响的摔门声呢?就算有,怎么会被自己听见呢?

  呆在床上愣了半天的天天得出的结论是——「自己睡傻了吧。」

  正对着自己的墙上挂着日历,上面清楚的写着今天的班是夜班。不好好休息可不想啊……毕竟是运动量超大的工作。

  天天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日历下面,被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各种冷兵器。没办法,她当初也没想到做武术指导居然会这么累,这样倒还不如守着那小道馆,乖乖做她的教练。

  不过现在时间也不太早了,天天打算下午,或者晚饭之后再打个盹。这样上午加半个下午她还能玩玩。

  在心里计划着,天天伸了个懒腰。

  昨天才搬来,实际上冰箱里面并没有什么存货。昨天的饭都是在隔壁春野小姐家蹭的,不过想起昨天的红豆丸子汤,还真是好喝啊。

  这大概是孤儿的「意识」,和身边人打好关系。天天也不止一次在想「樱是个好相处的邻居真是太好了。」

  不过今天的早饭没办法蹭了,有点可惜。天天还想再吃呢,昨天的红豆丸子汤。

  换好衣服和鞋子,天天确认了钥匙还有包,晚上回来的时候说不定根本找不到便利店,毕竟这次指导的电影要在很偏僻的地方拍摄来着,还是晚上。到时候能回来就很不错了吧。所以晚饭的材料还是准备起的好。

  天天会把这些事情计划好,因为工作的关系,其实天天落家的时间都不固定的,最开始的时候没有把握好节奏,导致一部分食材过期,虽然是小钱,但也心疼死天天了。

  锁好门,天天掂量掂量自己的钥匙,然后放进包里。

  太阳很好,看样子会是美好的一天呢。天天舒展一下身体,朝着电梯走去……

  『会是,美好的一天呢……』走到公寓楼下,天天就在为自己刚才心里的话感叹了。

  大概是什么伦理剧吧,总之在天天眼里,就是一个男生,嗯,还是长发的男生,把另一个「无辜」的男生给折手按在地上。因为没有其他路人,所以这种「恶行」才没有被喊停吧。

  天天可是很具有正义感的孩子。

  「喂,你在干嘛!」当然,能如此正直,天天除了正义感,还有「高强的体术」。

  被按在地上的男子像是看见救星一样看着天天:「那个,请,请救救我。」

  好的,虽然不知道折人手的长发男子是谁,总之已经被天天贴上了「坏人」的标签。

  「你为什么无端打人?」天天皱着眉头。

  「打人者」淡淡地扫了天天一眼,站起身,把被按在地上的人拉起来,似乎更加用力地折了手,被拉起来的男子表情更扭曲了。

  「我的钱包被他偷了……」「打人者」淡淡地说。

  天天一下子有些尴尬了。「打人者」从小偷衣兜里摸出一个黑色的钱包。天天的脸颊划过一滴冷汗。

  然后「打人者」打开钱包,映入眼帘的是身份证,照片确实是「打人者」,名字写着「日向宁次」。

  天天的笑容更僵硬了。

  小偷也垂下头。

  「早上本来打算去买东西的,结果被他偷了钱包,所以我才会擒住他。」宁次似乎并不恼,不过正因为他这样,天天才更尴尬。

  于是只能「哈哈哈」干笑起来。

  稍微有点良知的小偷,其实觉得有些对不起这个为他出声的女孩了……

评论
热度(32)